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红木五虎将!占据90%市场销量的5大红木排行

行业资讯 / 2020-06-03 01:53

众所周知,2000年的《红木》国标规定了33种木头为红木,2018年7月1日实施的《红木》新国标将红木树种合并为29种。

这么多种红木,对刚接触红木的消费者来说无疑浩如烟海。昨天,就有一位新木友向我们抱怨,说5属8类33(29)种就已头大如斗,记住这几个数字都费劲,更别说具体了解。

实际上根本没那么复杂,很多国标红木在市场上几可忽略。比如安达曼紫檀、中美洲黄檀、巴西黑黄檀等等在红木市场上极为少见,甚至大部分从业十几年的人都从未见过实物。

曾经,红木市场主力是黄花梨[降香黄檀]、小叶紫檀[檀香紫檀]、大红酸枝[交趾黄檀]组成的【老三样】。现在,老三样都在渐趋枯竭之后价格猛涨,基本退出现货市场转为定制、收藏。

按照当下红木家具市场的现状,不考虑各种红木替代用材,在根正苗红木的国标红木中,以下五种占据了90%以上的销量,姑且以【红木五虎将】称之。

在木材市场上,习惯简称为“花枝”。在红木家具市场上,大部分红木厂家会用“红酸枝”作为家具成品的俗称。

明清7大传统名贵(红木)用材之一,晚清民国期间作为大红酸枝的替代用材而被引入国内,又称“新红木”。

新开的料有酸香味,木色普遍比大红酸枝(交趾黄檀)要浅,有筋,但筋一般较细,没有大红酸枝的粗。

主要问题是料的口径较小,普遍比大红酸枝还要小一圈,市场上常见的普遍20公分左右口径,所以成品家具普遍拼板顺色较多。

巴里黄檀家具成品在“五虎将”中价格算是最高的(市场统货),目前在中高档红木中占有率可观,也是国内某大型红木厂的主力产品。

明清7大传统用材,清未民国时期与巴里黄檀一起大量被引入国内,与巴里黄檀同被称为“新红木”。

早期国内是把东南亚花纹比较绚丽的酸枝叫做“花酸枝”,简称“花枝”,其余称“白枝”(在东南亚产地至今依然如此)。

现在国内市场上则是把红木国标中红酸类的巴里黄檀称为“花枝”,奥氏黄檀称为“白枝”。

奥氏黄檀的底色普遍比巴里黄檀要浅一些,纹理有明显的也有不明显的,既有绚丽似黄花梨的,也有平淡无奇的。

也正是因为它的纹理差异大,所以很多人见到一些纹理不明显的白酸枝家具后,不理解为什么说它像黄花梨。

白酸枝中纹理绚丽的,确实与黄花梨很接近,做成小件后,经验不足的话很难分辨。事实上,海南的黄花梨市场上确实就有一些“白酸枝”做的“黄花梨”小件。

气干密度(12%含水率):约1.00克/立方厘米。在2016年的国际植物学学术更新中,巴里黄檀与奥氏黄檀已被证实为一个树种。

曾被红木行业某大佬认为是下一匹黑马,原木价格因纹理、口径等跨度较大,与巴里黄檀基本相当(总体略低一点但相差不大)。

而在国际学术更新中,这三种被确认全部是大果紫檀的同种异名,在2018年7月1日即将实施的《红木》新国标中也将其统一归并为大果紫檀。

作为传统用材,大果紫檀在纹理、气味、密度、稳定性方面综合都较为理想,并且材色正,几无缺陷。

目前大果紫檀家具在中档红木市场上销量最大,是毫无争议的“中流砥柱”,也是红木收藏潜力股之一。

1997年,在为制定《红木》国标收集木样时,杨家驹先生在上海艺术品雕刻厂看到了一批50年代末期进口的阔叶黄檀,阔叶黄檀也因此被列入红木国标。

实际上,自上世纪50年代进口的这批之后,直到2007年阔叶黄檀才开始再次批量进口并引起生产厂家尝试关注。

近几年,阔叶黄檀以其国标红木根正苗红的身份和较高的性价比,受到了红木消费市场的广泛欢迎。

作为黑酸枝类的树种,阔叶黄檀心材从浅褐、黑褐至紫褐色,气干密度(12%含水率):0.75~1.04克/立方厘米,多数0.82~0.86克/立方厘米。

阔叶黄檀成品家具的价格与大果紫檀基本同档,近几年在红木家具市场上的关注度和销量都非常可观,有与大果紫檀并驾齐驱之势,被称为红木市场的新宠。

刺猬紫檀为紫檀属花梨木类,主产于非洲西部地区。国内的红木市场和鉴定机构,曾经普遍的认识是:

产自塞内加尔、几内亚比绍、几内亚、冈比亚、塞拉利昂的非洲花梨木是正宗的“刺猬紫檀”,而产自尼日利亚、多哥、贝宁、加纳等地气味不愉悦的是“安氏紫檀”。

其实,安氏紫檀是生长在南非的一种心边材区别不明显的木种,不管是产地还是树种特征都与国内所称的“安氏紫檀”相去甚远。

此错误鉴定结果在2015年年底被提出并得以纠正,现已确认尼日利亚、加纳、多哥、贝宁等国家出产的“安氏紫檀”全部都是“刺猬紫檀”,国内所有鉴定机构不再出具“安氏紫檀”的鉴定报告,海关报关时也全部要提供刺猬紫檀的濒危物种进出口许可证。

气干密度:约0.85克/立方厘米,胜在价格实惠,纹理具张力,又是国标红木中的树种,目前依然是大众级红木家具市场的绝对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