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

厂商囤料推高红木价格

行业资讯 / 2020-09-04 01:53

  ——专家认为有虚高现象

  各类红木价格翻了5到8倍;专家认为目前红木价格有虚高现象。在“红木资源已近衰竭”的市场喧嚣当中,北京红木市场近日又迎来新一轮的涨潮,各类红木的价格基本翻了5到8倍,不少笼统地冠以“红木”之名的普通木材也借红木涨势入市“浑水摸鱼”。

  有关专家表示,红木一向是紧俏资源,但还没到有的厂商宣传的那样“危言耸听”,市场吃紧的状况与大量新的红木商入市囤料有很大关联,可以说红木的高价“有点虚”。

  价格红木原料涨势凶猛

  记者从北京市家具协会传统家具委员会了解到,今年以来,北京红木原料价格涨幅很大,香枝木(即海南黄花梨)涨幅超过1倍,而紫檀涨了3倍多,越南黄花梨更是涨了5倍多。目前仍然涨势不减。

  北京最大红木商劲飞公司总裁吴新建也表示,到目前为止,市场上的紫檀从年初的每吨20万元上升到现在的70万元,香枝木板料从3月初的每吨50万元升至180万元。普通酸枝木也到了每吨10万元的水平,板料则为每吨15万元,条纹乌木和板料则在每吨7万到8万元的水平,花梨木是每吨2万多元。

  吴新建还介绍,此次价格上涨过程里面,黄花梨的涨势最猛,超过红木中居至尊地位的紫檀。吴新建还分析,红木家具价格在红木材料涨价之后有一个3个月的缓冲期,相信未来几月红木家具价格会有一个爆发。

  市场普通木材冠“红木”名高价卖

  我国红木标准的第一起草人、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木材研究所研究员杨家驹教授称,在红木价格不断上涨的过程中,不少厂商自造红木名称,以期获得红木的利润。

  杨教授讲,根据国家标准,我国红木按珍贵程度分为:紫檀、香枝木、红酸枝、黑酸枝、花梨、乌木、条纹乌木、鸡翅木。其中,乌木由于材型小,一般用于制作木雕等工艺品,不用于制作家具,实际可用于制作家具的红木仅有7类。但在红木家具巨大利润面前,不少商家千方百计扩大红木家族。

  红木中至尊为“紫檀”,并且只有一种,但市面上却有多种“××紫檀”,许多商家千方百计将一些其他木材也安上“×檀”的名号,欺骗消费者,这些被称为“×檀”的木材达六十多种。例如,有的人将第一等的紫檀称为“小叶紫檀”,而非要将属于第四等的卢氏黑黄檀(即黑酸枝)安上一个“大叶紫檀”的名称,这样身价一下子就提上来了。另外还将一种叫作“红铁木豆”不属于红木家族的木材安上“红檀”的名号,做成家具。杨家驹称,红铁木豆含水量高达12%,很容易开裂,与红木不可相提并论。

  更有甚者,将质地很差的“古夷苏木”称为“巴西花梨”当红木卖,实际这种木头产于东非,与花梨木没有任何关系。为防止受骗,杨家驹建议藏家在购买红木之前应先预习好“红木标准”这一课。

  分析卖方市场推动价格上涨

  原料资源不是主因———

  红木涨价的原因,一些商家指称是原材料已经枯竭、市场红木资源不足所致。但记者经了解发现,该说法有些“夸大其词”。

  北京市家具协会传统家具委员会主任招寿田告诉记者,目前北京大的红木商如劲飞、元亨利、龙顺城等经常进行红木回购,用以加工新的红木家具。此外,去年我国开始禁止用国产红木资源生产的红木家具出口,与此同时鼓励木材等资源性产品进口,并对木制家具进口实施了零关税的政策。这些措施都大大缓解了红木资源不足的情况。

  企业行为才是主因———

  到底是什么在推动北京市场红木价格上涨呢?市场人士和专家认为,目前红木商群体日渐膨胀、企业纷纷囤料是主因。

  北京一家大型红木厂家的销售经理黄先生告诉记者,从市场来看,目前红木厂家以每年1倍多的速度在增加,竞争也越来越激烈。中国家具协会传统家具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赵夫瀛也表示,据他们了解,平均每个月会有两家左右有一定实力的外地企业进驻北京市场。

  赵夫瀛说,由于对资源严重紧缺和原材料价格攀升有预感,企业纷纷囤积木材,以至出现抢购、价格持续攀升现象。招寿田也表示,在红木价格急剧上涨的情况下,一部分大的红木商,包括新入市的红木商选择囤积木料,因其担心做成家具之后,红木价格又会上涨几倍,提前卖出不合算。目前这种不生产而专门炒料的在行业内大有人在,这对红木价格走势会造成很大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