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企业新闻 >

传承木雕独匠心 乡梓情怀惠邻里

企业新闻 / 2020-07-22 16:41

【编者按】剑川木雕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具有浓郁的地方民族特色。剑川木雕是木雕工艺手法的一种,工艺品多以浮雕为主,木雕技艺精湛,木雕工艺品精美。在云南,但凡见到工艺精美的木雕作品,首先想到的是“这手艺一定是出自剑川师傅”。

杨元松不光是在做特色彩绘木雕,还搞起了残疾人木雕技能培训,工作室里有十多个工匠低着头默默地敲击着木头,没人说话,特别投入,看着个个精神十足,并没有看出是残疾人的培训场面。杨元松把我们迎接进去后介绍说:“这些多数是聋哑人,从全县各乡镇来的,平时做起活来很安静,其中有三对是夫妻,本次培训共有13个学员参加。”

剑川县松缘彩艺木雕厂厂长、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杨元松:“我将一如既往的做下去,继续带动周边无业人员和残疾人的培训,提供给他们一个平台,让他们有就业的机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他们,让他们能有稳定的收入,我要为家乡多做点事。”

“非遗”,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缩写,已经是一个流行词。每一项“非遗”背后,都有一位或者数位传人的身影。

“非遗”传人们的近况如何?当一份“非遗”传至他们手中时,他们是如何继承和发扬的呢?6月5日,本报记者随同大理州剑川县羊岑乡人民政府乡长李岗、剑川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高志成前往剑川县松缘彩艺木雕厂。

木雕是中国传统手工艺之一,是雕刀对木头的倾诉,是雕刀对在木头的唤醒,也是雕刀对木头赋予的生命力。杨元松雕刻的每一作品,不单单是其本身所表现出的样子,还有他 匠心 的体现。

随着机器制造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手工雕刻转向了机械化生产,但是杨元松始终坚持做一个传统工匠,不辞辛苦地用手工雕琢每一件作品,并且基本用的都是自制工具。说起木雕作品的诞生过程,杨元松如数家珍。 一件木雕作品的完成,主要是选材,加工,组合,刨平,复制,雕刻,上油、抛光。要做到人物合二为一,心手双畅,理解其神韵。要对每一笔,每一刀的准确性,灵动性的很重要。 在他看来,虽然科技发展,但是电子雕刻依然不能像手工雕刻那样在细节处展示艺术的神韵,更不会体现出雕刻工匠的匠心。

虽然机械雕刻更快更准,但过于死板,少了灵动,缺乏一种神韵,更不能体现出匠人的匠心独具。我最初学的就是手工雕刻,如果我也用机械化生产,那就违背了这门手艺的初衷,这门手艺也就失去意义了。 从入行传承家族木雕技艺,杨元松已经走过了几十年的木雕人生。面对一个受到现代科技冲击的时代,传统手工匠人对梦想的坚持源自他对这门艺术的认知。

今年42岁的杨元松,是剑川县羊岑乡兴文村人,1995年初中毕业的他,和大部分剑川的年轻人一样,选择了当木雕学徒,5年学成之后的2000年,他就像祖辈一样,背上木雕工作“出门”了,到丽江开了一个木雕铺子。杨元松在丽江从事的木雕没有完全按传统的剑川木雕来做,而是在剑川传统木雕的基础上,结合其他地方的木雕特点和游客的需求,做彩绘木雕,不追求细腻刀法,而是简化技艺,用浓艳的色彩来突出作品意境,强调立体感,即降低成本,扩展了使用范围,还受到了一般消费者青睐,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拓展了剑川木雕的艺术领域与范围。

2008年,在外地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小天地,一直从事彩绘木雕的杨元松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店搬回了家乡——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羊岑乡兴文村。

让村里人不解的是:别的人都是到发达地区、到城市发展,他的彩绘木雕销往昆明、大理等地,订单多,生意好,还有已经开拓好的市场和资源,突然选择在发展“黄金期”回到这个离县城也有27公里的半山区乡镇家中,这不是一个外出闯荡的木匠手艺人的风格。

原来,杨元松回到家乡看到村里人还是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生活起色不大,他的心里不是滋味。“彩绘木雕发展空间大,如果为家乡人提供一个通过学习技艺来增加收入的平台,把家乡更多的人也带动起来共同致富那该多好。”杨元松在心里打算着,他决定放弃当前的发展机遇,在家乡从家庭作坊开始从头再来。

杨继雄是杨元松回乡后第一个来学艺的残疾人,当时杨元松很谨慎,考虑再三后才勉强答应。沟通是他们之间最大的障碍,教授这个聋哑的徒弟,杨元松费尽了心思。想到杨继雄曾经上过特殊学校,杨元松立即和他借了本手语书,认真学习,从开始互相看不懂的比划到后来沟通交流上的零障碍,杨继雄从闲置在家的残疾青年到熟练掌握木雕技艺的雕刻师傅,杨元松的付出不容小觑。学艺后的杨继雄不仅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还娶上了媳妇,家里也买了一座临街的房子,一楼出租了四间铺面,生活越来越红火。四邻八乡的残疾人看到后前往杨元松的木雕作坊拜师学艺的越来越多,而杨继雄也在工作室一干就是十年,同样身为聋哑人的妻子张小琴也在工作室从事打磨工作。

“杨大哥在工作和生活上都比较关心我们,谁家里有困难急需要用钱,他都想办法提前预付工资,我的木雕技术就是和他学的,学成后就一直在工作室里工作”。今年33岁施义成一脸灿烂地说,在他的脸上丝毫没有残疾带给他的阴影。施义成是羊岑乡兴文艺承木雕工作室的一名员工,2012年,肢体残疾的施义成和弟弟听说村里的杨元松免费教大家彩绘木雕的技术,于是不约而同地想到要和他学习一技之长,这一学就在工作室呆了六年,如今的施义成从一个“庄稼汉”变成了一名资深技工,每个月的收入也提高到了2000多元,家里也盖起了180多平米砖木结构的新房子。

杨元松在技艺上对学员耐心细致无保留地进行传授,在生活上对学员关怀备至。学员学成后可以自主择业,但很多人都选择留在他的工作室里。对于腿脚不便,路程远,已学艺成功的残疾人,杨元松将木料和图纸送到他们家中,由残疾人根据自身情况自由安排时间进行制作,待制作完成后,又由杨元松到家中将产品取回着色加工和销售。

羊岑乡六联村的建档立卡贫困户苏寿珍夫妻二人都是聋哑人,自从在工作室和杨元松学习到彩绘木雕技艺后,因家与工作室距离远,出行不便,一直在家中自行进行雕刻,是杨元松一直“取货上门”的对象之一。杨元松的帮助,方便了更多的残疾人,也让他们通过自强自立,改善生活,改写人生。

杨元松在工作室的墙上写了 “自尊自爱、自立自强”的标语,鼓励这些残疾人要通过辛勤劳动改变生活、改变人生。目前,和杨元松签订劳动合同的有19人,其中建档立卡户有14人,残疾人13人,这些残疾人每月平均收入2000元左右,工资主要是以雕刻件数计算。让他们从原来的“家庭负担”或者是“庄家汉”,变成了技术娴熟的雕刻匠,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有的娶上了媳妇,盖了新房。

杨元松说:他的彩绘木雕现在还做不到完全自销,销售主要依靠经销商去做,销售价格无法把控,加之做宣传有难度,无法让更多的人知道,做网络销售也有困难,所以出厂价很低,只是赚很少的工价,销售成了他比较头疼的问题。目前能做的就是保证产品质量和品种的增加,确保员工能增加收入,调动他们的积极性,虽然为了建这个工作室还欠了很多的外债,但相信会慢慢好起来的,网络销售也要尝试,希望能得到大家的帮助。说话时,杨元松表现得非常乐观。

专程从韩国来剑川学习木雕的田溶雲先生也跟杨元松成了好朋友,隔三差五就会来他的工作室,向他学习木雕,田溶雲先生还帮助了一户残疾人,杨元松说田先生很受人们欢迎,每次来都会给大家带礼物。

十多年来,杨元松一如既往的开展免费培训,并免费赠送每个学员木雕工具一套。参加培训的七邻八乡的学员里,有的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有的是残疾人;有的是夫妻共同来学习,有的是兄弟共同来学习。在工作室中从业的残疾人不少,为了能更好地指导残疾人,杨元松专门学习了手语。目前他已经累计免费培训学员80多人,其中20余人是残疾人。

说到销售,杨元松说产品出厂价是很低的,只是赚很少的手工钱。产品主要在各旅游景区销售。做网络销售,一定会吸引来很多买家,可他不愿意,因为“那经销商就不高兴了”,毕竟是多年的朋友,他是讲信誉和原则的,多年的合作关系,除了契约他也是重情义的。

在杨元松的厂里,摆放着各种成品与半成品,问到他赚了多少钱,他笑了,他说这些年投入太大了,不仅花去了老本,银行还欠了很多贷款。加上今年疫情的影响,作为旅游商品销售的彩绘木雕到目前为止只有2000多块的营业额,而每月都要支付3万多块钱的员工工资。还好各方面都很支持他,木雕厂运转还是良性的。

“困难是暂时的,作为一名党员,也是一名匠人,我要用党性和匠心带领带动周围更多的贫困群众就业脱贫。现在看到他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所做的一切都值了。”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传授技能,授人以渔,十余年来杨元松一直以实实在在的行动践行着自己的这份初心,他还会将这份初心坚守下去,帮助更多的残疾人自强自立。

想要成就一件事,想要留下属于自己的文化符号,就要付出常人所不能付出的努力。数十年来,杨元松伴随着刀锋顿挫在木板上的声音,经历了各种挫折和磨难,但生活的艰辛,让他在书画和木雕方面有了自己的感悟,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每一件作品,不模仿他人,我只埋头想自己的下一件作品该做什么,才能与众不同。 杨元松说他一生中认定一件事,做别人不做的,做别人没有的。 作品往往心随意动,如果所创作的不是想要表达的,还不如不做,所以创作总是忠实内心的,而做出来的东西一定就是内心渴望展现出来的,作品不会说谎。 杨元松忠于自己的表达,对他而言,木雕不仅是自己所投身的事业,更是自己表达内心心境的一种手段与形式。

作为传承人,杨元松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很重,要尽到传承人的义务, 我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尽我的责任和义务,把我们彩绘木雕手艺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

尽管枯燥、尽管寂寞、尽管耗时费力,但杨元松坚信自己的坚持会成就经得起时间考验的艺术。

2017年9月,杨元松被聘为“剑川乡贤”;2017年12月杨元松被剑川县政府评为“剑川白族高级传统工匠”;2017年他的工作室被列为大理州残疾人就业示范点;2018年,杨元松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他的木雕作品《国色天香》和《富贵花开》在大理剑川木雕文化艺术节、木雕精品博览会暨“剑湖杯”作品评选大赛中被分别授予银奖和铜奖;在第十二届昆明国际民族民间工艺品博览会中,杨元松的作品《夏荷》被评为云南省工艺美术第十二届“工美杯”铜奖。